掏槍、上膛、瞄準、擊發——這一連貫的動作,何志超一氣呵成,用時僅需4秒鐘。每天,他都會儘力抽出時間,練習這幾個動作。儘管看上去有些枯燥單調,但對他來說,這個動作不練好,關鍵時刻,就有可能使自己犧牲。
  他伸出右手給記者看——右手虎口的肌肉已經萎縮。“可惜,我現在只能左手上膛,因為右手受傷了,再也沒有足夠的力氣直接上膛……”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裡寫著遺憾。
  兩年前發生在惠州博羅響水鎮的那場爆炸案,讓何志超的同事陳光輝不幸犧牲,他自己也差點喪命。從“鬼門關”走過來的何志超,面對家人和朋友讓他改行的勸說,思慮再三,還是繼續留在了警隊,留在博羅縣公安局響水派出所。如今身為副所長,何志超更加理解守護一方平安所肩負的責任。
  果斷開槍制服持刀嫌疑人
  何志超是響水鎮本地人,農民家庭出身的他,從小就有一股正義感。1992年,響水派出所面向本地招警,何志超報了名,從此穿上了警服,成為一名警察。
  基層派出所技偵力量不足,很多案件的偵辦都是靠人力摸排、跟蹤進行,十分辛苦。何志超多年來經手辦理了不少刑事案件,是響水派出所經驗豐富的資深刑警。
  響水鎮常住人口有2萬多人,地處山區,治安情況較為複雜,轄區里有不少“癮君子”。當時作為基層派出所的普通民警,何志超一直負責辦理轄區的刑事案件偵查工作,毒品案件占了其中一半以上。
  隨著今年全省公安機關“六大專項”打擊整治行動的展開,何志超肩上的任務又重了不少。何志超經常走街串巷,對轄區情況十分熟悉。隨著轄區打擊力度的加大,吸毒人員開始竄至鄰近的湖鎮鎮購買毒品。瞭解到這一情況後,何志超喬裝打扮,緊跟吸毒人員,經過長時間的蹲守,終於弄清了毒品來源,盯上了湖鎮鎮一男青年陳某。
  根據線報,陳某已是“幾進宮”,行事謹慎,刀不離身,反偵查能力很強。何志超決定從其周邊關係人入手。他悄悄抓捕了幾個吸毒人員,收集好證據和材料,對陳某落腳的幾處地方進行踩點觀察,一切都準備就緒,決定實施抓捕。
  當晚8時許,何志超召集行動小組成員在陳某家周圍蹲守伏擊。確認陳某已回家且有幾名吸毒人員也在他家後,何志超等人以飛快的速度對陳某住所進行包圍,對屋裡的嫌疑人實施抓捕。不料,在陳某家中,陳某的母親和妻子、女兒對何志超拼命阻攔,不讓他進屋上樓。
  聽到樓下的聲響,正在二樓閣樓吸食毒品的陳某立刻衝下了樓,手裡還拿著明晃晃的大砍刀。見到何志超,陳某揮舞著大砍刀沖了過來,何志超猝不及防,被砍傷了手。何志超衝出了屋外,在窄小的巷道內,藉著昏暗的燈光,他和陳某拼死搏鬥,但陳某仍然持刀往民警身上砍。危急關頭,何志超鳴槍示警,見陳某肆無忌憚,於是開了兩槍制服了陳某。現場還繳獲了一些毒品,抓獲了幾名吸毒人員。
  今年8月,何志超通過摸查,得知有一楊姓婦女長期活躍在博羅縣城、湖鎮鎮、響水鎮販賣毒品。通過偵查,何志超掌握到楊某和吸毒人員經常交易的地點。8月28日晚7時許,何志超帶著幾名民警到羅陽鎮梅花路段一個村道口進行布控。天氣十分炎熱,且蚊蟲肆虐,民警們藏在一米多高的草叢裡,靜靜地等待。
  半個多小時後,一名吸毒男子出現了,他不停地打電話後在路邊等待。又過了半個多小時,一名青年男子開著摩托車載著楊某出現了。何志超示意民警不要靠前。
  摩托車並沒有馬上靠近吸毒男子,而是在周圍轉悠了幾圈,沒有發現異常,才慢慢靠近吸毒男子。雙方交易時,摩托車還沒有熄火。就在交易準備完成的時候,何志超和民警瞄準機會猛撲了過去,揪住了青年男子,男子拼命反抗,其間把手伸進了身上的皮包。
  不好!何志超意識到有情況,眼疾手快,一下子伸出腿,將周某的皮包踢開,後徒手制服了周某等人。後來,民警從周某的皮包里搜出了一把已上膛的仿“六四”手槍,內有子彈三發,皮包里還有少量毒品。
  爆炸案中與死神擦肩而過
  2012年12月16日下午,博羅縣公安局響水派出所轄區發生了一起嚴重的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劉榮華在街上砍傷兩名行人。響水派出所接到報警後,立即組織民警趕赴劉榮華住所實施抓捕。
  何志超側身進入嫌犯家的客廳,透過敞開的廚房,看到牆壁上掛著一把磨得鋥亮的菜刀。他感覺情況嚴重,還沒來得及提醒同事,“嘭”的一聲,巨大的衝擊波將何志超一下子狠狠衝到了門外。原來,藏在屋頂的嫌犯早已準備了爆炸物,見到警察進門,迅速引爆。
  何志超踉踉蹌蹌翻身站起來,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已多處中彈,左手嚴重受傷。他強忍著疼痛走到了巷口。那時,嫌疑人劉某華已經出現在屋頂,開始往下扔磚頭和瓦片,阻止受傷的民警撤離。
  “如果歹徒持刀衝下樓來,恐怕我們兄弟幾個都得死。”何志超回憶。當時他完全可以迅速離開,但他還是蹲在巷口,用受傷的雙手緊緊握住槍支,努力朝劉某華開了三槍,逼迫歹徒撤到了後面一棟樓的屋頂。趁此機會,何志超和受傷較輕的民警將受重傷的民警抬到了巷口,等待110和120趕來增援、急救。
  何志超所受的傷並不輕——他的喉嚨被霰彈打穿,右手尺神經被霰彈打斷,大小腸破裂、左大腿被霰彈擊穿。但在生死關頭,他還是惦記著一起並肩作戰的弟兄,硬是咬著牙把受傷的兄弟從虎口救了出來,而自己是最後一個撤退的民警。遺憾的是,民警陳光輝還是犧牲了。
  身受重傷的何志超在醫院的ICU重症病房中搶救了幾天幾夜,才從死神手中逃脫。想起犧牲的同事陳光輝,他禁不住失聲痛哭。在病床上躺了兩個多月,何志超被鑒定為八級傷殘。
  半年後,何志超傷愈回到派出所,領導找他談話,征求他對工作崗位的意見,何志超想了想,說,還是讓我留在派出所吧。“我狀態還可以,畢竟在這裡幹了20多年,已經習慣了。”
  不懼歹徒威脅心中牽掛家人
  自1992年參警以來,何志超在基層參與抓捕過各類歹徒超過千人。他為人正直,在群眾中口碑很好;但是在不法分子眼裡,卻是眼中釘、肉中刺,是專門和他們過不去的人。
  四年前的一天傍晚,何志超騎摩托車經過原響水鎮一條小巷子時,一名男子突然持匕首向他衝來。何志超丟下摩托車,一把死死抓住男子握匕首的手腕,在附近群眾和增援民警的幫助下,將男子制服。原來,該男子因吸毒和參與搶劫被何志超送進監獄。兩家住得近,該男子一度放言,出獄後要伺機報複何志超。
  聊起這些事情的時候,何志超似乎顯得很輕鬆。聊到深處,他才願意袒露心跡:“說實話,對我自己而言,我沒什麼可害怕的,不過,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如果真要說有什麼顧慮的話,那就是我的家人。”
  爆炸案發生之後,何志超坦言一度也有心理陰影,家人和朋友也勸說他改行。何志超每次靜靜聽完大家的勸說後,總是平靜地說,我已經做了這麼多年,還是做下去吧,把事情做好就行。
  雖說是本地人,何志超極少有時間回家陪父母,遇到過節,派出所工作更忙。掰著手指頭算算,入警21年來,他和父母一起吃過的年夜飯,最多也就十來次。回家雖少,但他經常給父母打電話,噓寒問暖,偶爾抽空回鄉下看看父母親,也不忘捎上一袋米、一桶油。
  穿過喉嚨的那顆霰彈至今還卡在何志超的頸椎處;因為右耳膜被震穿,聽力也嚴重下降;右手尺神經被霰彈打斷,已經使不上力。出院那會,醫生囑咐何志超,被炸傷後留有這些後遺症,還是退居二線、做些輕鬆的工作比較好。如今,何志超還是堅守在派出所。
  南方日報記者 洪奕宜 通訊員 陳小勁 張志新 策劃統籌:戎明昌 陳捷生  (原標題:響水爆炸案,他最後一個撤退)
創作者介紹

相處

edvvuemnw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