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評論
  □何龍
  廣東科技廳正副廳長相繼落馬。而去年,全省科技行政系統被揪出的腐敗涉案人數已逾50人。隨著科技窩案的逐步曝光,人們發現,在這個引領人類發展進步的領域,同樣隱藏著驚人的腐敗內幕。
  腐敗也呈現“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生存本色。科技系統官員出事,多與科研經費的發放和產學研項目有關。廣州市檢察院近日披露,2013年立案查處的科技信息系統腐敗窩案25件29人,涉案金額共計5000餘萬元。這一窩案涉及項目扶持資金動輒數十萬、上千萬元,且多為廣東省內配套扶持項目。
  科技官員的腐敗,需要科研機構的配合。科技官員是“上線”,科研機構是“下線”,雙方緊密合作,分享國家的科技撥款。一名高校科研工作者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採訪時說,其所在高校曾申請到一個100萬元的項目,光介紹費就要60萬元,剩下的40萬元兩名合作老師瓜分。
  科技一旦中了腐敗病毒,“科學”就會在反科學的道路上狂奔。中山大學教授楊中藝說,有時候幾百萬買一個儀器回來,擱置幾年,實在快不能用了就讓給企業,美其名曰與企業合作。大量的錢投進去,“生產”出來的都是沒什麼人看的論文,實在可悲。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2年,我國全社會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投入總量達10298.4億元,總量居世界第三。可是國家投入與科研產出的比例究竟如何?儘管沒有一個準確的數據,但真有科學發明和技術突破,應該不會低調到不上新聞,而我們又看到了多少“發明”和“突破”的新聞?
  近年審計機關就國家各部委、各省份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發佈的數百份年度審計報告顯示,“貪、吞、套、騙、假”成為科研經費面對的新“五蠹”。與科研不相干的出國考察費用,甚至連買車裝修吃飯娛樂等等,都能巧立名目,在科研經費中開支。
  如今在高校和研究機構,最大的本事就是爭搶課題爭經費,並催生了一些“科研經紀人”和“科研老闆”,有知情者因此發出“做好研究還不如與官員和他們賞識的專家拉關係重要”的慨嘆。
  對這種狀況,科技部部長萬鋼應該心知肚明。去年10月,他在接受採訪時,曾連續用了“憤怒”“痛心”“錯愕”三個詞,表達對科研經費管理使用中違紀違法問題的感受。
  從招生、學術到科研,高等學府和研究機構最近醜聞頻出,這些原本在社會結構中居於“象牙之塔”的精英階層為何紛紛淪陷?原因並不複雜:金錢是欲望的重要誘餌之一,當圍蔽金錢的籬笆漏洞百出時,占有的欲望將不受知識的牽制。尤其是有了科技官員這一腐敗“上線”,就會有應運而生的“下線”。
  早在1642年,新英格蘭清教作家約翰·科頓就警告說:“你越博學機智,你就越適合為撒旦服務。”知識與教育階層一旦失守良知淪陷泥淖,他們就會把博學轉化為謀取私利、貪贓枉法的利器,對社會造成更隱蔽、更深沉的殺傷。
  科研經費本來是用以資助人文研究、鼓勵科技發明的,現在卻成了勾引教育出軌、誘使知識墮落的“腐敗經費”,這說明瞭系統出了問題,軟件難免錯亂的道理。我們如果不在根本上建立制度防護網,過去被視為監獄隔離帶的學校,可能反成監獄的直通車。(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何龍  (原標題:腐敗病毒入侵科技,象牙之塔淪陷泥淖)
創作者介紹

相處

edvvuemnw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